导航:首页 > 股市股份 > 创维集团股票股东

创维集团股票股东

发布时间:2024-02-02 17:52:16

⑴ 创维之鉴:创始人如何对付经理人

围绕着国美电器控制权的争夺依然在继续。在这场内乱中,以陈晓为首的职业经理人,与大股东黄光裕家族已势同水火。

而事实上,过去20年间,中国民营企业的职业经理人与“老板”争利的案例,不胜枚举。

从最早的创维“陆强华出走”事件,到原国美电器原总裁何炬与黄光裕的决裂,再到“铁嘴”俞尧昌两进两出格兰仕,职业经理人与老板的利益分配,是双方争夺的焦点。

然而,在众多的争斗之中,创维创始人黄宏生似乎颇为幸运。在其2004年11月至2009年7月失去自由期间,以张学斌、杨东文为代表的职业经理人,不仅未觊觎其控制权,而且,在其出狱时,其个人资产已增值了10倍。当然,张学斌等几百名职业经理人,也因为期权激励而收获颇丰。

值得注意的是,黄宏生在创维的持股比例,与黄光裕类似。与黄光裕今天面临的众叛亲离的局面相比,黄宏生无疑是个幸运儿。而在这背后,是两个人性格的差异,以及与职业经理人关系的巨大反差。

当然,他们面对的职业经理人,亦迥然不同。对于张学斌等创维的职业经理人来说,拥有几千万股期权,已很满足,不会觊觎公司控制权,但曾经身为永乐电器董事长的陈晓,是否拥有同样的心境呢?

高管出走:阵痛后的反思

“(与职业经理人的关系),黄光裕家族表现出的是小学生的水平,而我们黄老板是研究生的水平。”9月3日创维集团一位高管称。

不过,黄宏生早期与职业经理人最初的沟通,也曾出现过重大问题。从1995年与老同学胡秋生闹翻,再到2000年的“陆强华事件”,在外界看来,正是因为黄宏生的小气而导致了职业经理人纷纷离开。其中,陆强华带领150名营销骨干出走高路华,一度让创维走到了悬崖边缘。

而在陆强华事件之后,创维高层出走的场景仍在持续上演,陈矩添、郭腾跃、刘助、杨东文、刘辉阳先后离开。

黄宏生与职业经理人之间究竟出现了什么问题?这是黄宏生当时必须思考的问题。如果说,陆强华是因为个性而与所有的老板都无法和睦相处的话,那么其他高管为什么相继离开?

2000年,创维数码香港上市之初,黄宏生就拿出了15%的股权,来解决骨干持股问题,之后又采取了员工持股的措施,800位骨干员工得到了股份,持股员工占到员工总数的近10%。此外,创维各事业单元的经理还根据各自单元的业绩在年底领取分红,集团领导则根据集团的业绩来分红。这样的分红模式,在当时的家电行业也是独一无二的。

然而,高激励并没有让团队稳定下来,张学斌曾告诉记者,“由于陆强华事件后对职业经理人的不信任感增强,黄宏生将权力更多地集中在自己手中,权力空间缩小后,职业经理人的动荡也很自然。”

在张学斌等高管的多次谈判,特别是杨东文离开创维自己创业后,黄宏生终于意识到了问题关键,从2003年开始在确立了创维的管理流程和制度后,他慢慢就不再参与具体事务的管理,在公司内部与骨干开会时他不讲具体业务,而是讲企业文化和行业环境。

而在完成与职业经理人的权力分割后,黄宏生开始将主要精力放在了创维集团的战略规划上,也在业余时间将自己在海南的地产业务做得风生水起。

狱中遥控:创维的平稳过渡

2004年11月28日,香港创维数码董事局会议前,香港廉政公署突然出动拘捕了黄宏生、黄培升兄弟,而张学斌等执行董事也被叫往廉政公署协助调查,最终黄宏生于2006年7月被判处6年有期徒刑。

黄宏生的意外入狱,让创维经历了一次生死考验。除了深圳市政府出面请来了赛格集团前董事长王殿甫出任创维集团董事局主席,以王殿甫、张学斌以及回归的杨东文为首的职业经理人承担起拯救创维的重任。

在2004年11月到2006年7月的一年多时间内,黄宏生需要应对的是不断的官司开庭和聆讯,虽然借助2005年参加全国两会期间提交了保护民营企业的提案,但是这并没有改变其个人入狱的命运。

与黄光裕不同的是,黄宏生入狱后,其夫人林卫平进入了创维数码的董事局,并出任了创维集团的副总裁。而作为大股东的代表,林卫平很出色地处理了与职业经理人之间的关系,无论是老将王殿甫、丁凯,还是中生代的张学斌、杨东文。

而身在狱中的黄宏生,也一直关注着创维的发展,其间,其还三次给创维数码董事局写信,指出创维发展中遇到的问题。

不过,2007年10月,黄宏生的一封信,曾经在创维引发轩然大波。在这封信中,黄宏生罕见地表达了对管理层的不满,指出“创维病了,而且病得不轻”,并提出,要管理层大幅裁员来降低成本,并拿出当年节省下来成本的一半奖励有功劳的员工。

这封信,一度让张学斌等高管陷入被动,但之后,黄宏生主动选择了“收声”。

值得注意的是,在过去的近5年时间中,除了负责海外业务的几位高管有了变动外,创维的核心高管团队始终保持着高度的稳定。

目前持有创维33.45%股权的黄宏生,在经历了两次大事件后曾经表示,“经过这么多事情,我终于想通了一个道理,企业小的时候百分之百的钱都是自己的,企业大了以后,一切都是社会的。对这个社会资源,我只不过有决策权,而使用权和所有权,并不完全属于我。”

他还称,“在这种大的财富里面,如果只有我一个人,很可能不小心决策不当,导致企业的失败。但如果引进人才,逐一授权,监督管理,培养人才,肯定能发展。而不授权,搞独裁,企业肯定是死路一条。”

⑵ 元宇宙股票有哪些

一、昆仑万维(300418)
昆仑万维是一家全球领先的互联网平台型公司,在全球范围内形成了信息分发平台Opera、语音社交平台Star Group、休闲娱乐平台闲徕互娱、移动游戏平台GameArk、科技股权投资等五大业务板块,市场遍及中国、东南亚、非洲、中东、北美、南美、欧洲等地,为全球互联网用户提供社交、资讯、娱乐等信息化服务。
二、中科创达(300496)
中科创达软件股份有限公司(300496)是全球领先的智能操作系统产品和技术提供商,致力于提供卓越的智能操作系统产品、技术及解决方案,立足智能终端操作系统,聚焦人工智能关键技术,助力并加速智能手机、智能物联网、智能网联汽车、智能行业等领域的产品化与技术创新。
三、创维数字(000810)
创维数字业务围绕新一代信息技术、超高清视频产业、汽车智能电子、工业互联网、互联网+运营等战略新兴产业进行布局。主营业务包括“智能终端、宽带设备、专业显示、运营服务”四大业务板块。
拓展资料
元宇宙是利用科技手段进行链接与创造的,与现实世界映射与交互的虚拟世界,具备新型社会体系的数字生活空间。
元宇宙本质上是对现实世界的虚拟化、数字化过程,需要对内容生产、经济系统、用户体验以及实体世界内容等进行大量改造。但元宇宙的发展是循序渐进的,是在共享的基础设施、标准及协议的支撑下,由众多工具、平台不断融合、进化而最终成形。它基于扩展现实技术提供沉浸式体验,基于数字孪生技术生成现实世界的镜像,基于区块链技术搭建经济体系,将虚拟世界与现实世界在经济系统、社交系统、身份系统上密切融合,并且允许每个用户进行内容生产和世界编辑。

⑶ 黄宏生的回归创维

2012年8月9日,根据创维数码发布公告称,正式宣布聘用黄宏生与黄培升两兄弟任职:聘用黄宏生为集团顾问,为公司提供有关未来发展目标和实现目标的途径建议,但无权参与日常管理和决定工作。聘用黄培升为彩电事业本部制造部副总经理,获聘3年,协助总经理管理该部门下属的采购部。
另外,创维将支付黄宏生每年96万元的顾问费,此外,黄宏生在提供顾问服务中所招致的费用将实报实销。黄培升的薪酬为一年72万元港币,加上其他福利,其一年总收入不超过100万元港币。
根据公告显示,目前黄宏生与其妻林卫平共持有创维数码34.17%的股权,为第一大股东。而随着黄宏生两兄弟回归创维,创维又将进入“黄宏生时代”。
在重新拿回创维集团的“主导权”后,创维创始人、原创维集团兼创维控股董事局主席黄宏生只用了不到一年的时间,就完成了他回归资本市场的首战。8月3日,华润锦华[10.00% 资金 研报]发布公告,宣布了创维数码[0.75%](HK0751)间接全资子公司创维-RGB借壳上市的重组方案。借壳完成后,创维旗下的机顶盒业务将正式与集团分家,在A股另立门户。
将创维“三分上市”,是黄宏生在2004年就规划好的创维成长路径,其最终目标是将百亿级的创维送进“千亿俱乐部”。尽管此间因黄宏生入狱,这一计 划中断了8年,但如今,创维的千亿之路再度启程,三大彩电上市公司的角逐正式上演。与此同时,黄宏生也在首嘲回归秀”中完美演绎了“资本腾挪术”:此次借壳一旦成功,黄宏生夫妇的纸上财富将暴增14亿元,将以50亿元的身家进入国内富豪200强。
借壳华润锦华
黄宏生回归资本的首战
自从去年8月成为创维数码顾问后,黄宏生何时重新掌舵、如何完成他的“回归首演”,在资本市场引发各种猜想。一年之后,华润锦华的重组方案正式亮相 时,以上问题不再有任何悬疑。按照华润锦华的重组公告,创维数码将拆分机顶盒业务,并借壳华润锦华实现A股上市。这也是黄宏生回归资本市丑即将获胜的首 场战役。
具体来看,创维的借壳方案将按两步完成。
第一步是资产置换。深圳创维数字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创维数字”)将被作价约35亿元,然后100%置入华润锦华,而创维数字正是创维集团机顶盒业务运营的实体。同时,华润锦华置出资产作价约5.3亿元,由创维数码全资子公司创维-RGB承接。
第二步,置入与置出资产的差额约29.7亿元,由华润锦华向创维数字全体股东发行股份购买,拟发行或配发3.68亿股,每股发行价8.06元。届时,重组完成的华润锦华的总股本将达到4.98亿股。
事实上,今年3月11日,华润锦华就曾发布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华润纺织集团正在筹划与创维数码的重大资产重组事宜,并已形成初步意向。当时,创维的新闻发言人李从想在接受商报记者采访时就表示,机顶盒业务是创维第二大业务,市场空间极大,想借助上市融资把这块业务做大。
拆分创维上市
黄宏生“一梦”8年
早在2004年,黄宏生就提出了将创维拆分上市的想法,后因入狱不得不中断了计划。
2004年11月,黄宏生及胞弟黄培升在香港被拘捕。2006年7月,黄氏兄弟被裁定串谋盗窃及诈骗上市公司资产等4项罪名成立,被判入狱6年。 2004年黄氏兄弟被拘捕后,张学斌临危受命接任了创维数码执行董事、CEO和创维集团总裁,并以职业经理人的角色掌管创维长达8年。
2009年7月,黄宏生保释出狱,避开创维选择了汽车行业重新创业。然而,就在去年,黄宏生兄弟的回归之旅与创维分拆上市计划同时提速。
2012年8月,创维聘用黄宏生为顾问,聘用黄培升为彩电事业本部制造部副总经理。12月,张学斌辞任董事会执行主席及执行董事,黄宏生的妻子、创维执行董事林卫平接任相关职务。今年年初,创维与华润锦华“一见钟情”。
除了即将借壳上市的机顶盒业务外,创维数码在今年3月还宣布,集团旗下的液晶电视业务也将拆分上市,全资子公司创维光显已向香港联交所提交上市申请表格,目前在等待港交所批核。
资本“腾挪”
黄氏夫妇身家将暴增14亿
对于黄宏生拆分创维的动机,昨日,有市场人士在接受商报记者采访时认为,这与黄宏生提出的“在2020年冲击1000亿元的销售目标”有关。
商报记者了解到,尽管年营业额不到300亿港元的创维,冲击千亿的旅程才刚刚开始,黄宏生夫妇的身家却即将在这场拆分中发生飞跃。

⑷ 创维光伏和华夏金租是做什么的

金融界有很多普通群众不懂得的名词,这些公司的业务也是比较难以理解的。就比如有一名网友在网上提问到创维光伏和华夏金租到底是做什么的?

所以创维光伏是做太阳能板发电的,而华夏金租可以提供金融租赁,两家公司可以在一起合作开发项目,也能够减少公司资金的流出。

⑸ 创维光伏是要跑路了吗

不会跑路的,创维光伏隶属于创维集团,小时候家电都是买的创维的。2020年成立的,据了解创维光伏团队规模已经超过600人,并拥有五大物流基地以及自主搭建的3级物流网络,业务覆盖10余个省份,区域渠道达到600余个,运维服务网点1000余家。
最近在山东济南光伏展上,还与行业巨头隆基绿能签订了2GW的组件采购框架协议。
最近创维光伏APP出问题,应该是“护网行动”导致的。为的就是提高全员信息安全意识,消除网络安全风险隐患。

⑹ 黄宏生在创维还有股份吗

黄宏生在创维还有股份的。创维数码在公告中称,原创维前董事长黄宏生为林卫平的配偶。因此,黄宏生被视为持有创维9.06亿股,占创维总股份的39.7%。
一、创维国内市场OLED第一占有率还会持续很久
由于国产电视起步比较晚,在许多技术储备方面并不占优势,在全球电视市场发展陷入瓶颈的时候,对于国产电视来说有了追赶的时间。不过这种局面随着OLED、量子点、激光等创新技术的出现而打破,自主品牌在这些方面都已经拥有媲美一流品牌的技术。2017年创维OLED电视整体销量占中国市场OLED销售量总比的46.0%,这意味着中国每销售两台OLED电视就有一台是创维,创维已在中国OLED市场拥有绝对的第一占有率,堪称KING OF OLED TV。
二、黄宏生彻底辞去创维职务
新快报讯创维数码日前宣布,黄宏生辞任董事会非执行主席及公司非执行董事,8月9日起生效。这意味着黄宏生在创维数码不担任其他任何职务。外界分析称,此举显示创维欲彻底走出黄宏生案阴影。作为创维的创始人和大股东,黄宏生此前出任创维数码董事会主席。2004年11月份,黄宏生因涉嫌串谋盗窃在香港被拘捕,创维即致力撇清与黄宏生关系,以保证公司正常经营。随后黄宏生宣布辞任创维数码董事会主席一职,改任董事会非执行主席级公司非执行董事至今。黄宏生串谋诈骗及盗窃上市公司资金一案终获宣判,黄被判入狱六年。这次黄宏生彻底辞去创维数码的职务也不让人意外。黄宏生被判刑后,其所持创维数码39.61%股权如何处置,一度为市场所关注。但黄氏家族已表明,未来不会出售手中的创维股票。
创维不是国企。创维集团属于私营企业,香港上市公司。创维集团是中国三大彩电龙头企业之一,拥有自己的生产基地。

⑺ 各位大侠,创维数字与创维电视有关系吗

两者均属于创维集团,创维集团以香港创维数码控股有限公司为龙头,旗下设深圳创维-RGB电子公司、数字技术公司、电器科技公司、空调科技公司、深圳创维照明电器有限公司、群欣安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等十多家产业公司。
2014年9月,创维数字公司借壳华润锦华在深交所正式挂牌上市。控股股东为深圳创维-RGB电子公司。

⑻ 创维光伏,屋顶上的狂欢


三天暴涨80%,市值突破100亿港元,股价一向疲弱的创维集团(0751.HK)成了市场焦点。

这家老牌电视机厂商,突然暴涨是发生了什么?

10月26日,创维集团发布了2021年三季报。这份财报显示,前三季度光伏业务给公司带来了21.82亿元收入,占总收入比重5.8%,而在上半年,光伏业务还只有8.29亿元收入。这意味着第三季度,创维集团的光伏业务收入有一个惊人的增长。

10月27日,创维集团股价即大涨59.17%;10月29日,再次大涨14.21%,市值跃升至115.80亿港元。

自2020年以来,创维光伏借助华夏金融租赁的资金支持和创维的品牌影响力,凶猛扩张光伏电站业务,并且短期内有明显的业绩增长,这似乎是一块比新能源 汽车 更现实、更靠谱的“蛋糕”。

但对用户来说,签定长期租赁协议,让创维在自家屋顶装光伏电站,真是一个好生意吗?

家电厂商涉足光伏并不新鲜,创维也并非最早涉足光伏的家电企业。

格力早在2013年便推出光伏直驱离心机系统,号称是“不用电费的空调”。如今,董明珠正高呼“光伏+储能+空调”。

2020年7月,TCL 科技 摘牌收购中环集团100%股权,由此成为中环股份间接控股股东,而中环股份主要业务就是生产、销售半导体光伏材料及组件。

2021年上半年,深康佳先是通过控股子公司江西康佳新材料新增新能源光伏玻璃项目,涉及投资20亿元,8月份刚刚电炉开火;后又募集资金收购了海四达、明高 科技 两家公司,切入新能源及电池、电路板领域。

北京特亿阳光新能源总裁祁海珅向市界指出,在家电等产品市场增长乏力的情况下,开拓新能源市场是传统家电企业积极转型发展的表现。

在他看来,家电企业在老百姓心中的品牌影响比较大,容易取得信任与支持。

泓达光伏创始人刘继茂则指出, 户用光伏直接面对终端客户,和家电的客户群有重合之处,因此家电厂商还有渠道优势。

就创维而言,虽然前期“雷声小”,但目前在业绩报告中已有切实增长的光伏业务收入,进程和收益超出了市场预期。

创维开拓光伏其实经过了多年的考察。相关业务正式开展也有一年以上的时间。

据公开信息,深圳创维光伏有限公司成立于2020年1月15日,由创维RGB电子有限公司(90%)与创始人金鑫(10%)共同出资成立,是一家集光伏等多种新能源模式电站的开发、设计、建设、运维和咨询服务为一体的新能源互联网企业。

按照创维设想, 目前分布式光伏最贴近终端下沉市场和创维熟悉的客户端零售领域,成为它在光伏领域的早期主营业务选择。 以户用光伏开端,之后,创维还将逐步开拓工商业光伏、用电侧综合智慧能源管理等业务。

所谓分布式光伏,就是指在用户场地附近建设,将光伏产品铺设在屋顶、空地上,由用户侧光伏系统自发自用,多余电量上网的一种发电模式。

相对应的集中式光伏,一般是国家级电站,通过大面积铺设光伏产品获得电能,并直接输送到电网,由电网调配向用户供电。

2013年,集中式光伏的新增装机规模占比高达 91%。之后因为受供应链价格等因素的影响,集中式光伏市场持续低迷,截至2020年底,分布式光伏的占比已经达到约31%,2021年前三季度新增的25.55GW装机规模中,分布式光伏占比达到64.2%。

更具体地看, 创维所做的,是一种融资租赁模式的光伏业务。

创维并不涉及光伏设备制造,而主要采取光伏设备融资租赁模式,由业主与创维光伏合作的金融公司签署融资租赁协议。租赁期内用户分期向金融公司支付租金,期满后,光伏电站归属业主所有。

目前创维合作的金融公司,为华夏金融租赁有限公司。后者是华夏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的控股子公司,而华夏银行的股东涉及国家电网方面。这成为创维光伏业务的一大卖点。

在具体的业务运作上,简单来说,就是由创维提供光伏电站设备硬件,以及后期维护。华夏金融买入设备,然后再出租给业主。承租人需要缴纳租赁押金,不过这部分由创维代付。

光伏电站发电产生的收益,一部分成为租金,支付给华夏金融。华夏金融赚取租金和利息,业主赚取发电剩余收益。而创维赚取电站销售收入和长期运维服务收入。

只要电站发电效率和收益有保障,那么三方得利。

就业主所得而言,创维光伏宣传称,以山东区域安装20KW电站来算,首年电站收益1万多,除去支付租金和运维费共7000多元,首年到手收益3600多元,15年到手收益可达2.2万多,25年到手总收益11万左右。

且创维光伏表示,如遇特殊情况导致发电量不足,创维会通过智能监测系统及时发现问题,第一时间排查出原因并处理,若因为电站产品质量问题导致租金偿还不上,由创维光伏公司替业主偿还。

看起来,业主坐地生财,白捡了一个可以生金蛋的母鸡。但实际上,业主也要承担一定义务和风险。

比如合同约定,在租赁光伏电站期间,承租人应采取一切合理措施防止对租赁物的侵害。租质物的损坏、毁损、灭失风险等由承租人承担。即便遭受不可抗力,也不可免除租金支付义务。

在网络贴吧,有安装过电站的业主结合发电量实际情况吐槽:发电站亏不了,但是大头都被银行和创维赚走了,而且没风险。承租人则是担风险,赚点小钱。

此外,户用光伏电站的骗局乱象,成为人们接纳这种事物的阻碍。在创维之前,已经有不少企业涉足到户用光伏电站。尤其在农村地区, 居民屋顶本就长期处于闲置状态,听说可以安装光伏电站赚钱后,不少人拿着半辈子的积蓄或是贷款进行投资。

但一些无良企业只善于做宣传,安装的电站设备常出问题,用户收益没有保障。甚至出现一些骗子公司,收钱跑路,连光伏设备都没给用户装好。最终,有不少农民没有获得发电带来的收益,还背上了一大笔债。

创维光伏方面强调融资租赁并非银行贷款,同时有相关代理人士称,业主不会上征信。如果创维这类大企业能利用自身面对C端用户的品牌信誉,保证产品质量并做好后续维护,那么拓展光伏确实是一个弯道超车的机会。

根据网传创维电话会议纪要,截至6月,有超过3万个家庭用户接入了创维光伏电站业务。不过这部分业务目前的毛利率没有传统家电那么高,有待开发,这也是三季报创维毛利率有所下滑的原因。

在此次因光伏业务“出圈”之前,创维一直以老牌电视机厂商的形象示人。

2020年全球彩电销量榜上,三星、TCL、LG、海信和创维位列前五位,出货量从1380万台到4270万台不等。

国内市场方面,小米销量高居第一,出货量约900万台,接下来依次是海信、创维和TCL(含雷鸟),出货量在700万台到710万台之间不等,竞争焦灼,再往后就是海尔、长虹、康佳等电视厂商。

最新三季报显示,创维集团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分别为373.08亿元和7.63亿元,同比分别增长32.36%和40%,均属于近五年来的较高水平。

根据创维集团的业务划分,包括多媒体业务、智能系统技术业务、智能电器业务和现代服务业业务四个板块。

其中包括电视销售、互联网增值服务和光伏业务在内的多媒体业务,2021年1-9月给创维带来了193.21亿元收入,同比增长35.85%,仍是集团内最为重要的一部分业务。

但从销量上看,2021年1-9月,创维集团在海内外市场的智能电视销量都有所下跌,合计从上年同期的1205.6万台降至993.3万台,降幅17.6%,并不算小。

多媒体业务板块之所以还能实现增长,一方面是创维集团将重心转移到了OLED高端电视产品线上,通过提高平均售价带动整体业绩,弥补销量减少带来的损失,另一方面则是光伏业务突飞猛进,收入从上年同期的800万元增至21.82亿元,增幅达到271.75倍。

除了纵向比较,横向比较更能看出创维集团的行业水平。

由于小米并不是以智能电视作为主要业务,因此拿创维集团和TCL电子、海信视像比较更为理想。

最直观的市值方面,1年前创维仍属于四家中最低的,当时其57.9亿元的市值还不到另外两家的一半。但近期光伏业务在三季报中大放异彩后,创维集团市值已经超过了TCL电子,直逼海信视像。

“较劲”的市值背后,三家电视厂商的收入和净利润其实也是高低交错。

2014年至2017年,创维集团的收入曾领先另外两家,之后和海信视像共同处于第二梯队;净利润方面,三家都经历过一个“探底——回升”的过程,目前创维集团和海信视像也同样处于第二梯队,被TCL电子以更大比例反超。

WitDisplay分析师林芝告诉市界,电视业务领域,液晶电视仍是主流,各家厂商均有涉及,在高端电视显示技术选择上有所差异。

除此之外,海信的激光电视有长期的研发基础,现在属于液晶电视之外的一个主打新品类;TCL 科技 则在上游通过TCL华星布局液晶面板,虽然某种程度上限制了TCL电子的技术路线,但也提供了液晶电视范围内的供应链优势,这种优势在液晶面板价格波动时尤其明显。

相比之下,创维集团的亮点在于参股了LGD(LG Display),后者是全球OLED电视面板唯一的供应商,可以在供货上获得一定优势。

但基于液晶电视多年的技术发展,其在成本、产能、成熟度、供给丰富度方面都有优势,OLED电视目前仍属于受众较窄的高端产品,短期内无法动摇液晶电视市场主导地位。

从国际化程度来看,创维集团的主要收入仍然来自国内,海外业务占比从2011年的11.89%逐渐增至2021年上半年的35.13%,与TCL电子、海信视像相比仍属于全球化程度较弱的阶段,但优于四川长虹。

资金压力方面, 创维集团的资产负债率虽然并不突出,但其带息债务始终居于高位,且短期带息债务一直高于现金及现金等价物,比另外两家更激进一些。

这种局面之下, 创维集团整体上处于资金状况略显紧张、业绩上不占优势、主推的OLED电视也很难出现爆发式增长的尴尬局面。

但就在此时,光伏业务扮演着“英雄”的角色,横空出世。

创维集团在2021年半年报中提及光伏业务时,那还只是一个仅带来8亿元收入的“饼”,而2021年三季报中光伏业绩的大幅增长,让资本市场认识到创维涉足这项业务是认真的,也更加确信这不仅仅只是一个“故事”。

创维是不折不扣的老牌家电企业。它的诞生并不顺利,后来的发展也几经曲折。

1977年恢复高考,黄宏生考入了华南理工大学的无线电工程系。班上有两个特别的同学,一个叫陈伟荣,一个叫李东生。

三人合在一起,日后被称为家电界的“华南三剑客”。

黄宏生打造创维,陈伟荣创办康佳,李东生执掌TCL。鼎盛时期,这三位同学拿下了中国彩电市场40%的市场份额。

2000年4月,创维顺利在香港主板上市。

(黄宏生)

然而动荡很快来了。当年底,曾跟随黄宏生打拼的战友陆华强与之反目,带走了大批营销精英。2004年岁末,黄宏生又被香港廉政公署传讯。

2006年7月,因串谋盗窃及串谋诈骗创维数码5000多万港元,黄宏生被判监禁6年。直到2009年7月获保释提前出狱。

企业创始人身陷囹圄,创维不是孤例。更为知名的一个例子是国美的黄光裕。但与国美因黄光裕事件元气大伤不同,在黄宏生入狱期间,创维保持了稳定发展。

现在,黄宏生的妻与子,林卫平和林劲均担任创维集团执行董事,黄宏生本人担任集团顾问,就集团战略目标等提供建议。

对创维来说,除了最近突然因为光伏业务引起市场追捧,近年来整体表现还缺乏亮眼之处。根据它的规划,未来目标是成为 “用电侧清洁能源产业互联网的行业领导者”。

愿景虽好,能否实现还只能观望。

2021年6月,国家能源局下发通知,开展整县(市、区)推进屋顶分布式光伏开发试点工作。户用光伏的发展趋势日益明朗。然而除了早先涉嫌骗取农民贷款和积蓄的“光伏骗局”遗留下的信任问题,户用光伏商业模式还面临更具体的问题。

保障用户收益是一个坎,光伏设备质量和天气环境等多重因素,都会影响发电效率。如果不能达到宣传预期,用户与运维方、租赁方必然产生矛盾。

对创维来说,从公开信息可以看到它在大力推进光伏业务,但也会看到诸如“创维光伏靠谱吗”的质疑。

中国的商业生态需要一批行稳致远的老企业,如果真能在光伏事业开花结果,那创维有可能是其中之一。但它要想实现光伏上的野心,需要更长效的业绩来证明自己。

老牌家电企业,尤其是彩电品牌在触碰到天花板,以及互联网品牌的冲击之后,基本已经到了不得不改变的情况,纷纷开始二次创业。

他们有的成功,有的碰壁,有的还在苦苦挣扎。

同为三剑客之一的TCL转型得算是成功,但李东生胜在启动早,2010年华星光电项目就上马,十多年的积累后,华星光电已然是面板行业的豪强之一。

三剑客的另一家康佳,在2017年受到小米等互联网品牌的强势冲击后,也开始制定未来五年转型升级战略。2017年,康佳开始拓展工贸业务。2018年,康佳又进军环保行业,同年进军半导体显示及材料领域,要做出Micro LED芯片掌握通向未来的船票。但工贸利润微薄,彩电业务进退两难,半导体崛起还需时日,康佳的二次创业进入了深水区。

如今的家电巨头,海尔、格力、美的,虽在强大的综合实力之下,暂未有致命危机,但也纷纷在光伏、新能源、芯片、物联网抓紧布局。

时移势易,经济周期的脚步匆匆,总有巨人落幕,也总有新贵崛起。《变形记》里有句话说:“大自然最爱翻新,最爱改变旧形,创造新形。”放在经济规律中,似乎也同样适用。

主要参考资料:

《创维黄宏生重来 进军新能源 汽车 市场》,中国经济和信息化;

《解码创维:老板缺位下的公司生存样本》,第一 财经 日报。

(文丨林夏淅 李楠 编辑丨李曙光)

阅读全文

与创维集团股票股东相关的资料

热点内容
通许县名鼎金融公司 浏览:326
工行外汇挂单购买 浏览:412
化工安全监测的上市公司 浏览:634
新钢股份产能 浏览:696
银行付外汇千分之一手续费 浏览:603
爱股票评论 浏览:252
专业外汇维权公司 浏览:150
天津哪个信托公司好 浏览:156
华夏信财股东冠福股份 浏览:167
第三方公司贷款 浏览:469
北京泛华金融贷款 浏览:725
消极金融机构概念 浏览:530
融资融券首笔交易日 浏览:942
长园集团有什么资产 浏览:35
券商的杠杆 浏览:647
泉峰汽车股份中签出炉 浏览:561
非银行金融机构爆雷 浏览:576
2016年天津建行买房贷款审批 浏览:443
股票9转图 浏览:86
贷款车不买保险后果 浏览:9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