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首页 > 股市股份 > 锦江股份2019年一季度财报

锦江股份2019年一季度财报

发布时间:2024-02-05 08:30:18

① 去年炒股亏损近19亿!A股“股神”金盆洗手,四年操盘都发生了什么

医药界的股神陨落了,并且伤心欲绝地表示再也不炒股。

市值曾达到千亿元的上海莱士,在2015年股市大幅波动期间成为A股医药股中市值最高的公司,其股市投资收益一度超过6个亿,约占当年净利润的三分之一,被认为是A股上市公司中的“股神”之一。

然而2018年的股市风起云涌,曾经叱咤股坛的上海莱士苦于维持理财产品不要跌破净值,被迫不断增加资金,其中有一只基金频繁增资达17次。

股海浮沉多年后,昔日“股神”决定“金盆洗手”,5月24日上海莱士在回复深交所问询函时,明确表示不再进行证券投资。

退出股票投资市场

5月24日晚间,医药界的炒股传奇上海莱士在回复深交所问询函时,明确表示不再进行证券投资。

事实上,2018年,上海莱士炒股损失惨重。

公告显示,2018年,公司实现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净利润为亏损15.18亿元,同比减少281.66%。其中 处置以公允价值计入当期损益的金融资产投资损益为亏损11.4亿元 ,主要是金鸡报晓3号、持盈78号和持盈79号投资股票等投资损失。

另外, 公司2018年主要投资的股票为万丰奥威和兴源环境,共亏损11.1亿元。上海莱士2018年度确认的证券业务投资亏损合计约18.89亿元。

不再炒股之后,未来公司将更加聚焦主业。上海莱士表示,2018年度的亏损主要是投资业务造成的,主营业务仍然盈利;截至2018年12月31日,公司投资的结构化主体均已清算退出,不会再有进一步的影响;自有账户证券投资的公允价值已经大幅度下降,预计未来出现大额亏损的可能性比较低。

值得一提的是,上海莱士2019年一季度实现扭亏为盈,公司的营业收入为5.85亿元,同比上涨84.15%;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19亿元,相较于上年同期的亏损6.89亿元,实现大幅增长。

上海莱士表示,公司的战略和发展将全力聚焦于血液制品主营业务及生物制品相关产业。受两票制等市场因素的影响,公司2018年度的主营业务盈利能力下降,2018年之后,两票制的影响逐渐消除,上海莱士预计2019年的主营业务利润较2018年度有大幅增长,后续年度将保持持续增长,预计未来可以取得足够的应纳税所得额以抵扣确认递延所得税资产的暂时性差异。

复盘股市操作风格

在股神即将退出江湖之际,中证君连夜复盘了上海莱士的炒股路径和盈亏情况。

2018年1月1日,上海莱士自有账户共持有万丰奥威695.59万股。直到2018年5月22日,万丰奥威实施2017年度权益分派,分配方案是向全体股东以未分配利润每10股派发现金红利3元(含税)。按此计算,上海莱士因权益分配所获得的利润为208.68万元(含税)。

此外,上海莱士还披露了公司分别于2018年8月14日、8月22日、8月23日、8月24日、8月27日、8月28日、8月29日及8月30日,通过二级市场合计卖出万丰奥威股票2735.95万股,均价在7.26元/股。

中证君查看当时的盘面,万丰奥威的股价在7月30日盘面小高峰之后,开始进入下行周期。

上海莱士在进入8月的时候,疯狂抛售万丰奥威,然而现在回头来看,这一卖出区间是该股自2015年9月以来的股价新低。

截至2018年底,公司共持有万丰奥威4220万股,累计实现公允价值变动收益2610.42万元,累计实现投资收益6.65亿元。其中,2018年1月1日至12月31日实现公允价值变动收益-6.89亿元,实现投资收益-976.44 万元。

不只有直接投资,上海莱士还通过理财产品押注了万丰奥威。之前提到,2018年的万丰奥威股价一直在低位徘徊,以至于上海莱士需要不断追加补充资金,抑制理财产品的平仓风险。

公告显示,2018年期间,上海莱士被动疯狂补仓,共进行了17次追加资金的动作,共计金额逾1.8亿元。

截至2018年9月21日,上述理财产品持盈78号已实现信托计划资产全部变现,持盈78号于2018年9月25日提前终止。持盈78号累计投资收益亏损2.65亿元(其中2018 年实现投资收益亏损2.65亿元)。至此,持盈78号信托计划终止对2018年度损益影响为:产生投资收益亏损2.65亿元和公允价值变动损益-4635.03万元。

上海莱士的理财产品出现亏损的还有金鸡报晓3号和持盈79号,标的都是兴源环境。

一方面,因防止金鸡报晓3号财产净值跌破止损线,上海莱士需追加补仓资金,自2018年2月5日起,上海莱士不断追加资金,直至7月4日公司决定暂缓追加信托资金,并按照相关合同进行变现。在这期间,公司追加资金8次,涉及金额超过1.8亿元。

公告显示,金鸡报晓3号累计亏损6.07亿元,其中,2017年实现投资收益102.28万元,2018年投资损失6.08亿元。金鸡报晓3号信托计划终止对2018年度损益影响为产生投资收益为亏损6.08亿元和公允价值变动亏损1.19亿元。

另一方面,截至2018年7月5日,持盈79号财产净值跌破平仓线。上海莱士持盈79号累计投资亏损2.27亿元,其中2018年亏损2.27亿元。

上海莱士2018年在投资界“很努力”,但确实“心有余而力不足”。最终,上海莱士2018年度确认的与投资结构化主体和自有账户证券业务投资相关的亏损合计约18.89亿元。

曾逆势鹤立鸡群

公告显示,上海莱士自2015年开始证券投资起, 截至2018年12月31日,累计实现公允价值变动损益-2610.42万元,投资亏损1.06亿元,累计损失1.32亿元。

2015正是牛转熊的一年,年初时上海莱士的股价在280元(后复权)附近,6月份达到阶段性高点440元(后复权)。紧接着A股市场千股跌停频现,而上海莱士的股价只是小幅调整,后来甚至一路冲高,7月中旬股价高达540元(后复权)。

网友如今回忆道:“当时的上海莱士俨然一幅世外桃源的样子。”

除了自家股票涨势喜人,上海莱士的投资收益也不容小觑。截至2016年底,公司共使用7.12亿元进行风险投资,累计实现投资收益6.82亿元。其中,2016年当年实现投资收益6.72亿元。

然而好景不长。2018年3月21日,上海莱士发布2018年度一季度业绩预告,预计2018年一季度公司投资业务产生的公允价值变动损益为-8.98亿元,同比减少9.6亿元,减少净利润8.16亿元,也就是说上海莱士的股票亏损近9个亿。

2018年上海莱士“股神”的帽子被摘了下来,公司的投资业务一路亏损。直到公司决定不再进行证券投资,上海莱士的二级市场投资之路终以亏损收场。

已有两家上市公司退出证券投资

决定退出A股投资的公司还有另一个炒股高手雅戈尔。

公司在4月30日的年报中表示,为减少资本市场波动对公司的不确定性影响,公司拟对投资战略作出重大调整,将不再开展非主业领域的财务性股权投资,并择机处置财务性股权投资和个别战略性投资,以进一步聚焦服装板块主业的发展。

雅戈尔自1999年涉足金融投资,2018年度雅戈尔实现的投资收益32.07亿元,较去年同期增加1.6亿元。

截至2018年底,雅戈尔持股中信证券、宁波银行、美的置业、金正大、创业软件、联创电子等。其中,雅戈尔处置宁波银行可转债、中信股份、浦发银行、创业软件等金融资产,产生投资收益5.71亿元,同比减少5.49亿元。

抽身证券投资的决心来自于自身业务带来的底气。从同时公布的财报来看,2018年雅戈尔 时尚 服装板块实现营收56.44亿元,同比增长13.22%,实现净利润8.3亿元,同比增长9.34%;2019年一季度 时尚 服装板块实现营收16.46亿元,同比增长20.8%,实现净利润3.08亿元,同比增长12.99%。

总体来看,上海莱士和雅戈尔均表示,鉴于目前的国内外经济环境以及证券市场情况,公司不再参与新的证券投资。

最后,股市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推荐阅读

➤百亿美元驰援!富时罗素今夜纳A,千余只股票池首次曝光

➤震惊,央行网站竟然被“挤爆”!包商银行被接管,储户最关心的6问6答在此

➤国内顶级芯片制造商中芯国际拟从纽交所退市!场外市场仍保留

➤违约债券可以转让了!中国版“垃圾债”市场诞生?

戳!

② 九鼎集团收问询函:1季度业绩腰斩 减持额超去年全年

保险业务被售出、券商业务排名倒数、私募业务遭遇监管,九鼎集团尝试寻找各种出路,但却四处碰壁。那么,产业整合、地产业务能否帮助公司东山再起?

继2018年被证监会立案调查后,“新三板第一股”九鼎集团(430719.OC)似乎再次陷入险境。3月末,公司曾因宣布将一年前的增持计划延期一年执行,遭到监管层火速下发问询函给予警示;5月24日,交易所又对对公司下发年报问询函,要求其回答高负债情况下为何仍对外借款、质押比居高不下、坏账等问题。

其实,九鼎集团所承受的压力远不止这些。2018年年末,集团旗下子公司九州证券因违约,被暂停新资管业务6个月,同时还被证监会下调到CC级;私募业务方面,去年九鼎投资IPO几乎无一过会,而今年以来,公司正在加速退出投资项目,一季度减持额度远超去年全年。

“2018年是过去十年间最坏的一年,也是未来十年最好的一年。”这句话对九鼎集团亦是如此?

业绩为何一落千丈?

较于往年的财报披露季相比,九鼎集团今年显得沉默了许多。公司近期公布的2019年一季报显示,报告期内实现营收27.34亿元,同比增长23.42%;归母净利润为2.39亿元,同比下滑56.62%。

2018年年报中的业绩则更为惨淡,去年公司实现营收111.69亿元,同比增长26.26%;归母净利润亏损1.97亿元,同比下降117.11%。九鼎集团对此解释称,富通保险一部分美元债务因为汇率变化产生了巨额的汇兑损失,损失比上期大幅增长 10.69 亿元,这部分变化反应在了其年报中财务费用的部分。根据年报,2018年财务费用陡增6.5倍,从2.3亿元快速放大到17.2亿元。

5月24日,交易所对九鼎集团下发了年报问询函,要求公司解释在目前高资产负债率的情况下,仍对全资子公司JDI公司提供无息借款的原因。根据2018年年报,九鼎集团总资产为909亿元,总负债为633亿元,其中长期借款108亿元,应付债券70.35亿元。资产负债率为69.65%。

问询函还提到,去年9月,控股股东九鼎投资控股将其所持股份(九鼎集团46.21%股权)的97.55%进行了质押,要求公司说明这是否会导致其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发生变更;针对净资产的增长率在各年报数据却不一致的情况。此外,问询函还要求公司解释原因,以及披露投资非上市企业的情况下采用上证综指作为可比指标的合理性。

而最近一次,公司收到的另一则问询函也因负债而起。2018年3月,公司控股股东九鼎控股为防范平仓危机,曾做出增持承诺:拟在一年之内投入10亿元,以不超过5元/股增持公司股票。时隔一年之后,公司实际增持金额只有611万元。2019年3月,公司宣布将增持计划延期一年,此举立即惹来股转公司监管问询函。

对此,九鼎集团解释称,正变卖资产、引进战略投资者,筹集增持资金问题不大,但是去年筹划重大事项敏感期过长,真正可交易时间只有寥寥数天,加上新三板流动性太差,自家股票想买也买不了多少。

IPO项目几乎“颗粒无收”

时间回溯至2016年,九鼎集团的归母净利润达到252.46亿元,与2018年的亏损1.97亿元形成了鲜明对比。彼时这家顶着“新三板第一家千亿市值”的公司还在无限荣光中踌躇满志,连续募资,发布百亿定增计划,大举投资金融业,向着以资管为核心的金控帝国奋力狂奔。

但两年之后,随着证监会对九鼎集团立案调查,公司的命运旋即急转直下。据《财新》报道,证监会发现了九鼎存在体外输血的私募基金,滚动发行、借新还旧,用于承接九鼎集团百亿定向增发中的优先股。

时至今日,业内对于九鼎集团的“东山再起”多持悲观态度。以其主营业务私募管理为例,2018年全年,九鼎投资全年IPO项目几乎无一过会,唯一正常上市的是天风证券。不过,耐人寻味的是,在天风证券IPO前夕,第七大股东“建丰九鼎投资”悄悄将名字改为“建丰投资”,“九鼎”俨然已经成了IPO的禁词。

从2019年一季报数据来看,九鼎在募资方面情况仍然不太理想,新增实缴规模2.78亿元,与2018年一季度的9.04亿元相比相去甚远。与此同时,九鼎投资还在加速减持。今年一季度,其已完全退出10个项目,投资本金共计9.08亿元,单季度收回金额33.22亿元,而去年全年仅收回20.14亿元。

这也意味着九鼎系在私募投资方面的体量越来越小。而更加令人不解的是,公司的券商业务在行业内排名为倒数。2018年11月,九州证券被青海证监局暂停新资管业务6个月,惩罚的理由在于旗下九州瀚海系列资产管理计划违约。证监会公布的2018年证券公司分类结果显示,九州证券被评为CC级,较2017年的B级下降两个级别。

公开资料显示,九州证券是九鼎集团2014年收购的资产,集团意在打造首家PE类券商,号称要布局从创投到IPO的全产业链投资。但现实却不尽人意,2018年九州证券归母净利润为386.51万元,同比下滑95%。

众所周知,2018年年末,九鼎集团出售了富通保险100%股权。这一资产在近三年中为公司贡献了约六成营收。九鼎表示将出售富通保险所得资金的部分用于偿还负债,则届时公司的资产负债率也将较大幅度下降,剩余的部分将用来投资。

地产被提成重点业务

九鼎集团的管理层似乎早已预见到公司如今境遇。公司创始人之一蔡蕾曾表示,“随着中国金融的发展,未来很有可能也逐步迎来杠杆收购时代,整合投资将是未来中国私募股权投资的方向,即在多个行业中打造众多配套企业,并通过整合它们打造龙头。”

九鼎集团旗下商业地产运营商“九宜城”可以视为其实践其“产业整合”理念的一个尝试。九宜城官网显示,其涉足商业管理、品牌投资孵化、地产营销、智慧商业、婚礼堂等多个领域建立了完善的”管+投“商业闭环,通过收购、股权合作、整租、委托管理等多种模式取得商业地产的运营权,引入优秀的新零售品牌,以提升租金水平及客流量,目前拥有在管商业地产项目近70个,总面积超600万平方米。

而从2018年年报看来,地产业务似乎已成公司重点工作之一。集团董事会近期表示,将推动持有的紫金城商业地产项目的变现工作。

不过在经营模式转变后,九鼎的人才瓶颈也进一步凸显。过去两年间,九鼎集团投资部人才大批量出走。而就在今年5月15日,任职一年半的财务总监李端离职。人才流失是否将成为公司转型中的一个掣肘?而公司私募、券商业务呈现下滑趋势明显,“现金奶牛”保险业务已被置出,在主业不振的情况下,副业能否支撑起公司整体业绩?近日,《投资者网》致电并向九鼎集团董秘办发去调研函。对方一直未给出回复。

本文源自投资者报

更多精彩资讯,请来金融界网站(www.jrj.com.cn)

③ 云米科技2019年Q1净利润4130万元 小米为第二大股东

日前,小米生态链企业云米 科技 (NASDAQ: VIOT)发布截至2019年3月31日的2019年第一季度财报。财报显示,云米 科技 净营收为人民币6.67亿元 (约合1.01亿美元),相较上年同期增长104.4%。

2019年第一季度,云米 科技 净利润4130万元(约合620万美元),同比增长40.5%。非GAAP净利润为5310万元(约合790万美元),同比增长68.1%。

云米 科技 第一季度毛利润为人民币1.89亿元(约合2820万美元),与上年同期的9780万元相比增长93.6%;毛利率为28.0%,上年同期为29.6%。

而云米 科技 的收入来源主要包括智能家居产品、智能水净化系统以及智能厨具等方面。其中,报告期内,云米 科技 来自支持物联网的智能家居产品的营收为5.03亿元(约合7490万美元),相较上年同期2.47亿元同比增长103.8%。

云米 科技 来自智能水净化系统的营收为1.2亿元(约合1790万美元),同比下降18.9%;来自智能厨具的营收为1.97亿元(约合2930万美元),同比增长188.7%。

报告期内,云米 科技 第一季度家庭用户人数超200万,截至2018年第四季度末约为170万;至少拥有两款联网产品的家庭用户比例为15.2%,2018年第四季度末约为14.3%。

截至第一季度末,云米 科技 线下体验店数量超过1600家,上一季度、上年同期分别为1500家以及500家。

截至2019年3月31日,云米 科技 持有的现金和现金等价物总额为7.64亿元(约合1.14亿美元),限制性现金为人民币3100万元(约合460万美元),短期投资为人民币3.451亿元(约合5140万美元)。

云米预计,2019年第二季度净营收将达到人民币11.5亿元至人民币12亿元,同比增长62.1%至69.2%。

据了解,云米 科技 成立于2014年,定位为专注于智能家电研发、制造、销售的全屋互联网家电企业,致力于为家庭提供安全、智能的全屋互联网家电解决方案。2018年9月,云米 科技 在纳斯达克上市,成为小米生态链企业中第二家独立的上市公司。

小米通过顺为资本和旗下基金Red Better Limited共持有云米33.3%股份,拥有29.5%的投票权,为第二大股东。红杉资本持股5.2%,拥有0.9%的投票权。公司最大股东是创始人陈小平,占有42.5%股权,拥有66.5%投票权。

阅读全文

与锦江股份2019年一季度财报相关的资料

热点内容
第三方公司贷款 浏览:469
北京泛华金融贷款 浏览:725
消极金融机构概念 浏览:530
融资融券首笔交易日 浏览:942
长园集团有什么资产 浏览:35
券商的杠杆 浏览:647
泉峰汽车股份中签出炉 浏览:561
非银行金融机构爆雷 浏览:576
2016年天津建行买房贷款审批 浏览:443
股票9转图 浏览:86
贷款车不买保险后果 浏览:956
股票鬼线 浏览:516
金融收益类公司app 浏览:74
国海证券帐号忘了 浏览:433
i1601期货 浏览:991
吉致汽车金融有限公司加盟费 浏览:428
购房合同佣金 浏览:847
大连地区金融机构排名 浏览:13
香港银河证券官网 浏览:578
信息科技金融机构 浏览:791